【银行投行“三派”】 银行投行部做什么

“国内银行的投行业务已经走到了一个岔路口,对投行业务的不同定位,将会使各家银行在这个领域的分化越来越明显。”谈及眼前的竞争格局,民生银行投资银行部总经理张立洲如此评论。

自2002年工商银行经央行特批,在国内商业银行中第一家设立投行部门至今,中国商业银行的投行业务之路已经走过了整整十年。在此期间,国内主要商业银行不仅实现了投行业务规模上的跨越性增长,在业务的重点发展方向上也日益多元化和差异化。

“过了摸索期,基础业务都会了,大家的本事不同、资源不同、胆量不同,从2007年起,在业务创新方向上的路子也不一样。”一位曾供职于工行投行部门的人士表示,“走到今天,就成了模式。”

不过在过去四年间,无论是深耕基础投行业务的“传统派”,还是将投行业务与资产池运营、金融市场业务密切关联的“理财派”,抑或以资产管理为主体、接近华尔街投行风格的“资管派”,其业务收入几乎都实现了年均40%以上的高增幅。

自2010年起货币政策调整所引致的信贷规模收缩,使得包括投行业务在内的中间业务,愈加成为国内商业银行寄予厚望的新兴利润增长点。但日趋严峻的经济形势,亦令各银行投行业务模式开始真正面临实质性的考验。

既往的佳绩,究竟是源自有效的业务创新,还是仅仅搭上整体经济增长的“便车”?在未来的竞争中,何种业务模式更有利于银行中间业务收入的提升?投行业务与传统业务又应具有怎样的互动关系?

随着各家银行在“三岔口”前的不同选择,上述疑问或许会有答案。

传统通道制

作为一名自2005年起即专司投行业务的资深人士,张立洲更愿意将眼下国内银行在投行业务上的“群雄逐鹿”,视为坚守通道制业务和转战新兴资管业务两种不同发展思路的竞争,而在资管业务方面,又可派生出偏重资产池理财和侧重企业综合金融服务或股权投资的不同模式。这一观点亦得到多位来自工行、光大及兴业等银行资深投行人士的认同。

“通道制业务主要是短期融资券和中期票据等债务融资工具的承销,以及为一些并购项目提供融资服务,投行部门不必从中承担太多风险,但也只是赚取一个手续费的收入。”张立洲表示,对一些风险厌恶型的银行投行部门,“把这种基础业务的交易量做上去,正是他们实现收入快速增长的来源”。

在国内主要商业银行中,光大银行可被视为这种坚守通道制业务的投行模式代表。仅在2009年至2011年的三年中,光大银行虽在客户资源上无法与工、农、中、建等国有四大行抗衡,但在债务融资工具总体承销规模上始终位居行业前三,主承销规模始终保持行业前五,承销手续费收入亦实现了由近3亿到4.5亿再到逾6亿元的三级跳。而在光大全部投行业务收入中,承销手续费收入也长期占到七成以上。

“光大银行成功的关键,在于对中小企业融资需求的积极把握以及对新债务融资品种的快速上手。”一位股份制银行投行人士称,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是,光大的债券承销规模肯定不是最大的,“但从2009年以来,光大每年承销过的企业数量却是最多的”,“这意味着单笔企业的债务工具承销额不会太大”。

另一方面,光大银行也是中小企业集合票据及非公开定向发行债务融资工具等新兴债务融资工具最早的试水者。这些新型债务融资工具也成为了光大银行拓宽传统通道制投行业务收入来源的重要依托。

不过多位银行投行人士也认为,光大、中信等银行以传统通道制业务为主体的投行业务,之所以能在近年始终维持较高增速,很大程度是“沾光”于宏观经济持续高增长和信贷政策的反复。

一家同样以债券承销业务见长的城商行投行部门人士坦言,“低风险的通道制业务肯定是能赚钱的,但像这几年赚得这么快,就要‘靠天吃饭’。”他更大胆预测,随着今年整体经济形势趋紧,银行通道制业务收入的增速可能普遍回落至20%左右。

资管新派

有意思的是光大银行发言稿,作为目前国内通道制业务收入最高的商业银行,工行的投行业务却在另辟蹊径,走上了依托庞大资产池、以对公理财业务为主体的独特道路。一位前工行投行部门人士则形象地将这一模式喻为“面包加牛排”,“传统业务就好比是西餐里的面包,没味道,但必须得吃,做起来也不轻松。而特色的对公理财业务就是牛排,这才是重头。”

以2010 年度为例,当年工行实现投行业务收入155 亿元,同比增长23.7%光大银行发言稿,其中对公理财业务实现收入68.86 亿元,同比增长55%,“这主要是对公理财产品销量上升后,随之而来的产品推介费、投资管理费以及销售手续费这些收入都有快速增长。”

但工行对公理财业务并非由投行部门独立运作。在对公理财项目的背后,则是工行受托理财资金近1.3万亿的庞大资产池。这一涵盖多个市场、资产品种繁多的资产池,其近年来出色的投资业绩,成为工行投行部门积极展开营销的依托。

但也有银行投行人士指,这种“资产池”模式成功的关键在于资产池规模,“这也就决定了这样的模式只有少数银行可以做得好,比如有股份制银行想学工行的‘资产池’投行,其实得多考虑一下。”

相比之下,民生银行与建设银行的投行业务模式或许更为接近人们印象中的华尔街投行业务。其中民生银行投行部推出的“上市直通车”产品以及建行投行部发起募集的多支主题产业基金,均可算是这一模式下投行业务的典型代表。

“‘上市直通车’是从企业酝酿上市起到成功上市后一段时期的资金需求,提供一篮子的解决方案,同时也会帮助企业进行内部整合,使企业尽快具备上市条件。”张立洲介绍称,“这个过程中,投行部所提供的实际上是包括债务融资、股本融资、资产重组、结构融资在内的综合性金融服务,甚至还包括对券商、律所等中介机构服务的整合。”

民生银行将投行服务手段与传统信贷工具相结合的服务方式,比目前国内不少银行投行部门单纯意义上的IPO咨询服务要更为复杂,而由此获得的复合回报,则同样远远超出单纯的咨询服务费收入。“民生银行能够拿到的有利息收入、承销收入以及股东财富管理收入。”一位兴业银行投行部门人士分析称,“这种连带收入是非常可观的。”

留下评论